咔酱爆爆wd

沉迷小英雄

【教程】手机lofter如何设置超链接

厉害了

远鹤间。:


糯米icon:



堇斤:







与tag无关致歉_(:з」∠)_但是看到很多姑娘不会用手机发超链接的样子,这样的话阅读也比较费力,因此还是斗胆发出来了。
很重要的一点!方法来自百度!
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的话我会把tag删掉!对不起!QWQ








格式如下
先打出<。a。 targe。t。=(请自行去掉句号)








注意a和target之间有空格,其他地方均没有空格








接着="_blank" rel
然后="nofollow" href
然后="要放的链接" >
接着写出“链接说明文字”
最后打<。/。a。>








不连着一起打的原因是这些代码一起打出来就会自动生成链接_(:з」∠)_








不知道能不能看的到,总之先试试吧
范例:
随便丢个链接








最后,手机自带剪贴板很方便w强推





【维勇】腻

     #全篇# #冰上的尤里# #he# #迟来的生贺#
     #私设如山# #ooc ooc ooc#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嗯...维克托你放开啦...”勇利的呼吸有些狼狈,无力的推搡着面前专注的维克托,两人唇齿交缠,鼻尖碰在一起,身体紧贴着,这让勇利感觉到了维克托加速的心跳。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放开了勇利,两人因缺氧都喘的厉害,面颊通红。“维克托嘴里...有股巧克力的味道哦。”勇利擦擦嘴角,笑了起来,挑逗似的说。维克托被逗笑了,又落了个吻在勇利唇边:“你很喜欢?”“嗯...是榛子味的。”“哈哈...勇利的味觉还真是灵敏啊。”
       早安啊,维克托。
       伴着巧克力的香甜。
   
       勇利以为维克托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       当天知道维克托今天暂停训练是要出去会见尤里奥时,心里某处突然被击中,过后一阵空。什么啊...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生日才特许的一天假呢。这样想着,身边的手机突然叮咚响了一声,伴随屏幕亮了起来。尤里奥在twitter上发新消息了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漫不经心地划开一看,尤里奥正穿着他很喜欢的虎头T恤衫与维克托自拍,他们身后是一桌中国菜,还有桌子对面面无表情的嚼着芹菜的雅科夫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注意到维克托的胳膊架在了尤里奥的肩膀上,尤里奥还是一副冷酷的表情,嘴角却掩不住几丝笑意。“中国菜真是好吃啊。”尤里奥写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关掉手机屏幕,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嗯,维克托是不知道自己生日的对吧?对,他一定不知道。自己没有主动给他说过他怎么会知道呢。
        要不要明天在早饭时装作若无其事的说“昨天我生日哦”,看维克托惊讶的嚷着迟来的“生日快乐”,或是认真的盯着自己平静的送上祝贺?
        算了算了,虽然维克托给了自己假期,自己与其在家中无所事事,不如去滑冰场练习一下。勇利随意的扯了外套就走出门去,心事重重。
  
        “尤里奥,你喜欢吃巧克力吗?”维克托看着兴致勃勃的给一切在俄罗斯见不到的稀奇东西,甚至穿和服和木屐的女士拍照,忽然问。“哈?巧克力那种东西那么甜腻,谁会喜欢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概勇利很喜欢啊...”“喂,维克托,你现在是跟我呆在一起,拜托不要谈论那家伙了!真让人不爽。”尤里奥瞥了维克托一眼,却发现他在看天。
        “尤里奥,陪我去一趟商场吧。”“做什么?”“突然想买巧克力来吃。”“本大爷才不跟你去。”“不要这样嘛,一起去吧。你还可以发twitter说跟我一起逛商场了啊!多让人羡慕呢。”“...切,要不是你求着本大爷,本大爷才不会陪你去啊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 天色黯淡下来了,滑冰室的光线也暗下来。勇利懒得开灯了,估摸着快要到吃饭的时间了,于是准备回家去。他自己一个人在滑冰场滑了一下午,空气里弥漫着令人心安的宁静和令人战栗的死寂。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还没回家吗?他还没给自己打电话呢。可能是和尤里奥玩过头了吧。勇利脱下滑冰鞋,深吸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勇利,你可不能在维克托面前露出那样丧气的表情,也不要说些丧气的话啊。”他这样对自己说。盘算着自己不能吃猪排盖饭,想着是否要买些糕点回去,也算自己给自己庆祝了生日吧。
        手机响了,又是尤里奥的twitter。勇利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开了。“和维克多逛商场,他买了巧克力。”照片中尤里奥的表情还是那么不可一世,而一旁的维克托抱着一个心形的装巧克力的盒子笑得那么...温柔又明朗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心里突然小小的刺痛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可能...有尤里奥陪着,维克托会更开心的吧?
        果然还是自己太差劲了啊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踏着橘黄色的余晖缓缓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金色的光打在他的脸上,留下了好看的阴影。勇利强迫自己扬起嘴角,不然等下见到维克托又是愁眉苦脸的了。
可是...自己明明那么希望维克托能陪在自己身边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啊,要振作啊勇利!”勇利甩甩头,吸了一口气,一股脑的跑到了家里。
  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比自己到家还要早。
        “勇利啊,你去哪里啦?一直看不到你。”维克托在吃猪排盖饭,口齿不清的问。他应该是刚泡完温泉,头发上还有未擦干的水珠,摇摇欲坠。“去外面走了走,你不在家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。”勇利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呀,勇利回来了啊。”妈妈端着一盘猪排盖饭,放到勇利面前,“来,勇利好久不吃猪排盖饭了吧!请享用吧!”“啊,这个不可...”“妈,不用了。”勇利打断了维克托,“我可是容易长胖的体质啊,这样吃会没办法滑冰的。”维克托怔住了,他拿着勺子的手还停在半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勇利,今天是...”妈妈的话还没说完,勇利就起身,低声而迅速的说了句“很抱歉”,便冲进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这是...做什么啊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泄气的倚住门,嘴角抽搐了两下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在榻榻米上铺好被褥,早早的钻进被窝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勇利?勇利?”维克托象征性的敲了两下门,拉开门进来了。意外的发现勇利居然睡了,维克托把手中的物品放下来,笑着道:“今天睡觉怎么这么早啊,是不是玩的太累啦?”勇利没有说话,没有动。“今天我和尤里奥出去了哦...”“我知道了。”勇利闷闷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,这家伙还没有睡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给你买了好东西哦。”“谢谢,但我感觉我不需要。”“怎么说这样的丧气话呢,好歹看一下再拒绝吧?”“......”“来来来,扭过头来,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 勇利不自然的扭过头去,在昏暗的环境下用他那近视的双眼隐约看到了一个心形的东西。“这是...?”维克托把盒子塞到勇利手中:“巧克力。怎么样,喜欢吗?”
        勇利看着颇有些眼熟的心形盒子,突然把盒子扔到一旁:“哦,和尤里奥一起买的吧。我知道了。谢谢你的好意。”真的是一股无名的怒火刷的一下燃了起来,勇利还不得不抑制住它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本该猜到你会生气的。”维克托吐了吐舌头,拿起巧克力的盒子自顾自的打开了,还拿起一块塞到嘴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勇利,今天是几号?”“不知道。”“不知道吗?我告诉你吧,是十一月二十九日了。”“嗯。”“你知道这是什么日子吗?”“...你能不能先把嘴里的巧克力咽下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没有理会他的冷淡,反而一下子扑到了勇利身上,强制性的掰过勇利的脸使之正对自己:“今天啊,是胜生勇利的生日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...”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被维克托堵住了嘴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多么浓郁的巧克力香,是牛奶巧克力,不苦,也不非常的甜,维克托含在嘴中的巧克力块还没完全化掉,于是顺着维克托灵巧的舌头滑入勇利的口腔。
        “!唔!”勇利感觉到了粘腻的巧克力到了嘴中,却是在维克托强势的攻击下勉强顺从,连回应都来不及。
维克托的舌头与勇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升高了温度融化掉了剩下的巧克力块。这只后维克托又是和勇利缠绵了好长时间才肯抬头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嘴角溢出了些许晶莹的唾液和粘腻柔滑的巧克力浆。
        “维克托...在做什么啊!”勇利有些埋怨,或是嗔怪的说。“勇利是笨蛋,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啊。”维克托用手指点了点勇利的鼻尖。不知道勇利的脸在黑暗中变得通红。“我,哪有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雅科夫来找我说了些关于俄罗斯那边比赛的事,尤里奥是顺便来的,我跟他去商场是为了给你买礼物。我解释明白了吗?不吃醋了吧?”勇利终于败下阵来,用糯糯的声音回应:“嗯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难哄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笑着,又将唇凑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个晚安吻啊,缠绵,牵扯不断,勇利感受到了维克托炽热的呼吸,还有强烈的占有欲。
        像是巧克力那样,粘腻,却让人欲罢不能。
  
    
    
最后:咸鱼如我,终于码完了一篇差强人意的文,距离勇利生日过去已经两天了啊,果然生贺不能拖...下次要写更好的文章嗯,这次赶的比较紧了。手机党不能发链接不能传送门(还是说我不会??),于是我就干脆把上次发了的和这次没法的一起发了。
有bug还请多多指出啊!!!

唔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这个车喜欢!!大大的同人志也入手了!!!

人止:

双僧车!!吖十八!悠着点!!

之前一个姑娘点的梳头梗,疯狂想吃腻歪,顾不上欧欧西了,就是腻歪

最近补好多大河剧,我的天哪大河剧的和尚都太能撩了,太不矜持了,太好了

其实确实是跟虎哥他们溜出去喝酒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成新刊试阅,都是一节一节小故事

下一篇就虐虐了,就不发了【你


庄周X李白(原创)

这个之前在QQ空间的某个墙上发过!
不要私自拿文 谢
#BL##私设如山##亡者荣耀梗#
#自行避雷#

  李白恍惚又见到了鲲。
  巨大而柔软的。
  他抬眼望去,这满目苍凉,血洒遍地,只剩下残破的敌方水晶缓慢旋转,伤痕累累,又默然叹息。
  鲲,你说庄周,他不想看到这疮痍之象吧? 
  嘴上总说自己在梦里,谁知他比任何人都清醒。
  李白收回了有些涣散的目光,瞳孔猩红,凌然煞气跃然眉宇。他握紧手中锋利的剑,踏着刚被自己杀死的人的躯体,一步步前行。
  对方阵营还有一个妲己活着,四处逃窜,仿佛在躲着自己,躲着已经沦为魔鬼的自己。
  “李白......住手吧.......”妲己小心翼翼地后退道:“庄周都被你杀死了.......”李白猛地瞪大眼,目眦尽裂,仿佛在责怪妲己的提醒。李白一个箭步冲到妲己面前,手中锋利的金属器具刺进妲己的身体,拔出,鲜红的液体迎风飞去,溅了李白一身。看着妲己的身体逐渐灰暗下去,再也没有复活的倒计时,眸中溢满恐惧——李白竟无比惬意。
  呵,这战场简直就是人间地狱。
  李白走向敌方水晶,面无表情。头脑里却回响着庄周死前说的话:“李白啊,以后少喝些酒啊......啊,死亡,美妙的长眠.......”他不知道庄周那句话什么意思,但他竟有些不安。
  系统bug?哼,他的设定里可没有这样无聊的话。
  啊,说起来,暗堕的自己,不也是个bug吗?
  李白走到敌方已经残破的不堪一击的水晶前,举起了剑。剑上沾了很多人的血。新沾染的妲己的血液还未完全干涸,在昏暗的天空下闪着骇人的光芒。但李白迟迟不肯砍下去。
  “李白,你有骑过鲲吗?”
  “呵呵,是个特别可爱的小家伙呢。”
  “你摸摸它,看,多软。”
  “你别再喝酒了嘛,鲲不喜欢酒味。其实我也不喜欢。”
  “啊,你看着世界,像在梦中一样。”
  “你倒是说话呀李白。”
  李白垂下眼眸,手中高举的剑也放了下来。他转身,走向庄周被杀的地方。果然,庄周已经暗下去的躯体还在那里。李白走进,蹲下了身子,细细观摩庄周靡颜腻理,精致的面庞,表情依旧是那么毫不在乎。
  “你不在乎,我在乎。”李白咬牙。猩红的眸中闪过一丝柔情。
  一篇诗,一斗酒,一曲长歌,一剑天涯。
  果然诗仙还是诗仙。
  李白把自己手中的剑搁置在一边,随手拈起庄周几缕随风飞扬的发丝:“行,你赢了。”
  此刻脑海中还是翠发少年勾人的眼睑弯成一条柔和的曲线。“李白,我给你说,我知道有一家餐馆做的百宜羮特别好吃,有空我带你一起去吃吧!对了,那里的酒也很香......”
  “唉,李白你别给我的鲲喂酒啊......”
  “庄周你烦死了。”
  “呀,李白终于肯理我了!理应高歌!”
  李白望着自己开挂般搞来的“复活”技能,欲按又迟。听说,复活一个人是需要代价的。呵,代价?笑话,他李太白一介狂人怎生会怕他人褫夺什么!
  李白刚要按下“复活”键,又不忍心的缩回了手。
  他拔起剑,在地上写下一首诗:
          庄中自有人归处
          周旋万里谁殊途
          活过世间万朽骨
          着眼哪般魂可渡
  没有任何多虑,李白按下本不应该存在的“复活”键,选择了对象庄周。
     
  头晕。
  真难受啊,像是昏昏沉沉睡了几个世纪......唉?
  “鲲......鲲?”
  庄周受了不小的惊吓。鲲冰蓝色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骇人的暗红色,目光游离不定。庄周刚想向前踏一步,却发现李白的尸体伏在了脚边。他已经褪去了殷红的着装,没有了迫人的杀气,一切如常。
  庄周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。
  李白这个混蛋,是把自己的“宝贵”生命给了自己吧?那现在的自己,正是着一身如血般艳红的袍子吧?自己正披着“怪物”的皮囊吧?
  李白,你以为你做了件好事?你可对我真残忍。
  庄周别过头去。
  忽然,他发现了地上写的一些字,那么强劲有力的笔触一看就是李白的。.......诗人真矫情,反正庄周什么寓意都蒙不出来。
  不知怎地起了风。扬起了带有血腥味的尘土,漫天飞舞。“啊,诗,诗......”沙土抹平了一些字体的痕迹,庄周忙扑上去,阻止沙土进一步侵占,“虽然看不懂,但至少,要记下来啊......”
  他惋惜的看着所剩无几的未被遮住的字迹。
  忽而他愣住了。
  只留了每句诗的首字......风儿狡猾,李白更狡猾。
  庄周,活着。
  一点新意都没有啊。
  “请攻击对方水晶。”系统女声竟然响了起来。
  “这真像在梦中一样......”庄周轻笑。也真希望是在梦中。
  李白你真混蛋。你有种送我几个人头,我也想拿MVP。你死了就是在逃避,胆小鬼。
  你真让人寸步难行。你明知道我不羡战绩,我庄周此生只存在于梦里,鲲与蝴蝶与我相伴相依,我更不介意多养一个你。可现在死亡的气息,究竟是谁的目的,让两厢有情人相隔天际?
  你自狂浪不羁,自可选择离去。
  我待风生袖底,待到今朝明夕。
  但我该如何寻觅?
  “鲲,我累了。”
  “可我想高歌一曲。”
  天空阴翳,厚重的云层给人压抑,令人窒息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END-